头条新闻 > 正文

山瑶脆柑“回家了”

2018-06-13 14:35 

在粤学会种植的农户和扶贫干部,把山瑶脆柑这一广东品种引进富宁。

    在离惠州千里之外的云南富宁县,一片片脆柑苗圃正在梯田上茁壮成长。山瑶脆柑,这一来自广东的水果品种在云南山区生根发芽。今年4月29日,云南省富宁县板仑乡从惠东县山瑶脆柑基地引进了幼苗25000株,种植面积近400亩。

    和山瑶脆柑一起回来的,还有惠东基地的技术工人张登和李安祥。曾经,富宁县的瑶族农户在广东惠东种下甜美脆柑,现在,他们把种植技术带回富宁返乡创业。这个来自民间的扶贫模式,在富宁悄然孕育着一个全新的产业。

    ●文/图:南方日报记者 徐勉 南方农村报记者 李思敏 发自云南富宁

    贷款购买苗圃

    把技术带回家乡

    “睡不够啊,没有时间睡觉。”年前回到富宁种植山瑶脆柑,农户张登几乎没有睡过一个好觉,“早上5时就起床,晚上8时才回到家,下暴雨的时候我们就睡在车上。”

    张登是惠东山瑶脆柑基地的一名熟手工人,也是第一批参与基地脆柑种植的山瑶族人。十多年前,年仅18岁的张登走出云南大山,奔赴广西、珠三角等地打工。因身无所长,亦未碰到好机遇,张登一直只能做苦力勉强维持温饱。后来偶然认识了种植贡柑的叶少东,便开始在惠东果园帮忙。“果园里的老乡都是我带过去的,很多全家老小都在基地生活,小孩在那边读书。”

    山瑶脆柑是广东特产皇帝柑的一种,因种植工人多为山瑶族而得名。惠东基地里脆柑种植已成规模,规范化种植已有一套系统,管理起来并不费力。张登提到,脆柑基地采用“工资+分红”模式,他一家四口每年收入十几万元,早在四年前便在家乡盖起了四层新房。但张登并不满足于此。2015年,他从基地拿了200株脆柑苗回家乡试种,“是我姐夫种的,他完全不懂种植技术,但种出来口感还是很好”。这让张登有一种预感,山瑶脆柑在富宁种植或许也行。

    去年,张登通过贷款向惠州基地购买了苗圃,返乡创业。他想把这门技术带回家乡,把瑶族人民在外创造的品种带回家乡,带领乡亲们脱贫致富。

    “第一年是最辛苦的。”今年春节过后,张登和两位老乡一起租了约100亩的梯田种植脆柑,目前投入约35万元。第一年,只有付出,没有收获。张登介绍说,脆柑种植前两年是无法创收的,要耐心等待,不能操之过急,“预计四五年内回本吧。”

    从张登县城家中到板仑乡郎六村的种植基地,需要近一个小时的车程。一路颠簸的山路,张登已驾轻就熟,但行车途中,仍不断有石块划蹭底盘的咯噔声。“这路你们开不来。”说话间,张登猛甩方向盘,车子在高高的山崖路上一晃而过。

    “为了节省时间,中午就用石头在地上堆一个简易灶煮点东西吃。”张登坦言,在家里这半年,比在惠州过得累多了,相熟的人每见到他,无不诧异他黝黑的皮肤。

    然而,从种植工人到自己当老板,最大的变化来自于责任,张登担忧,“毕竟是创业,乡亲跟着你干,干不好,对不起自己,更对不起他们”。为了这笔业务,张登还背上了数万元贷款,但他希望他的成绩能被更多乡亲看到,也加入这份事业。

    扶贫干部引脆柑

    进行产业化种植

    “感恩党政策扶持年年增光,谢政德法律保护岁岁添彩。”一副横批为“红心向党”的对联在田间的竹屋门前格外醒目。稻草为顶竹为墙,一张桌子一张床,这就是富宁底鲁种养殖专业合作社脆柑种植基地里的简易住所,李安祥回乡做种植技术指导后,时常在这里午歇。

    李安祥是张登在惠东山瑶脆柑基地手把手带出来的熟手之一,他与张登一样,想要把这门种植技术带回到家乡发展。工作多年,李安祥本应有所积蓄。但2016年其父亲因病去世,哥哥从建筑物上摔下来导致瘫痪,家中一时陷入了困境,成了贫困户。

    板仑乡郎六村驻村扶贫工作队第一书记罗开益开展精准扶贫工作时,进村入户调查发现村里多数人在广东的果园打工。经了解,罗开益对山瑶脆柑很感兴趣,想着“既然叫‘山瑶脆柑’,那就应该在这边种植才对吧”。

    当时,罗开益正苦恼于如何发展郎六村的扶贫产业,便迫不及待前往惠东山瑶脆柑基地考察。经过一番考量,罗开益及村委会均认为该产业可行性高,迅速成立了富宁底鲁种养殖专业合作社,计划引回李安祥等人才。

    4月29日,富宁县板仑乡共计从叶少东基地引进25000株脆柑幼苗。为了支持山瑶族回乡创业扶贫,这批幼苗引进仅6元/株,远低于批发价10元/株。目前,板仑乡共计种植脆柑约400亩,其中张登种植约100亩,富宁底鲁种养殖专业合作社种植约300亩,均已完成幼苗移植。

    按照罗开益的规划,合作社要在2020年种植山瑶脆柑5000亩以上,现在正在继续进行土地流转,“一定要形成规模化种植,小打小闹是行不通的”。罗开益时常翻阅资料,他一直很疑惑,为什么没有听说过外国农产品出现滞销情况。“我发现,外国都是有协会组织的,所以我们也要形成团队,以合作社的形式采购生产资料,提供技术和市场支持。”

    东部学技术西部创业

    产业扶贫来造血

    国家一级贫困县富宁,因历史原因全县经济发展滞后,至今仍在寻找可持续发展的支撑产业。而在富宁,过往的产业扶贫多由政府牵头,群众则更多的是被牵着走,参与热情并不高。“张登、李安祥不一般,他们有为乡村造血的能力。”富宁县板仑乡乡长张昌波认为,村民自己设法回家乡发展,不但带回技术更惠及族人

    随我国东西部扶贫协作的深入发展,西部向东部输出劳动力,通过学习先进技术,将技术带回西部,帮助当地更多人实现就地脱贫,已经渐渐变成了东西扶贫新模式。张登等人回乡发展正是民间力量探索扶贫产业的尝试。

    张昌波对此事很是支持,“他们去外面学习了技术,开拓了视野,再回来带动乡民,比政府引导要好。”他表示,明年年底之前,河道、交通等基础设施条件都会有较大改变,对脆柑产业发展将有所助益。在政策方面,若是产业发展需要,在政策允许的范围内,可以有所倾斜。

    “要稳定、高质量脱贫,就要有产业支撑。”富宁县扶贫局局长农金念说,县委、县政府对此事已经有所重视,当前在努力补齐发展短板,完善基础设施建设,争取早日打通村委会到村组的“最后一公里”。

扫一扫分享
相关阅读
农产品价格
更多+
向上
向下
农资特购
更多+
  • 1
  • 2
  • 3
  • 4
  • 5